再也不召唤了

和我说说话,求你。

记一场喜闻乐见的修罗场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不吃糖会死:

咸鱼之主被我拉来躺枪了。「内为话外音」


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这天,大天狗突然拉荒川之主来找酒吞茨木喝酒。


「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这场看起平静的聚会实际上暗潮汹涌。」


正在品酒的茨木童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,呛住了。


“咳……谁在说话。”


「茨木童子并不知道,他就是暗流涌起的原因。」


不知道从哪里穿来的声音说到。


酒吞童子看了正在咳嗽的茨木一眼,发现大天狗正在帮他擦去身上的酒渍,就没有理会。


「大天狗温柔的帮茨木童子整理衣裳,虽然他更想做的是把微湿的衣裳剥下,尝一尝茨木童子的身上有没有酒味。」


荒川之主打了个哆嗦。


酒吞大怒,“你想对我的下属做什么?!”


「酒吞童子非常生气,事实上,他早就把茨木童子当成是自己的人,在他心中,大江山的二当家只能是他的老婆。」


“我没有!”酒吞脸色发红,大声向着空气吼。


「在大庭广众下暴露内心的酒吞很愤怒,不肯承认。」


“没有!”


「他有。」


“没有!再瞎说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
声音沉默了,酒吞视线从茨木大天狗荒川之主身上扫过,露出胜利的微笑。


「他就是有。」


“啊啊啊!杀了你!”酒吞跳了起来。


茨木顾不上大天狗的手,呆呆地看着酒吞。


“是哪位大妖在此,不如现身一起来喝一杯。”大天狗一边擦拭酒渍一边问道。


「大天狗成功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,并试图掌握一切的主动权。」


荒川之主把视线艰难的从跳脚中的酒吞身上移开,看到大天狗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。


声音仍在继续,「大天狗并没有把酒吞童子放在眼里,但是也不想提供情敌告白的机会。毕竟以酒吞别扭的性格,原本应该一辈子都把喜欢茨木这件事藏在心里。」


“你什么意思??”酒吞转移了攻击对象。


“酒吞童子你冷静一下。”荒川之主出来打圆场。


「荒川之主试图让场面冷静下来,因为他也喜欢茨木童子。」


“我没有!”荒川之主无力的大喊。


因为有酒吞的前例在,没有人信任他,大天狗和酒吞童子好像第一次认清荒川之主。


「是的,他没有,开个玩笑。」


荒川之主松了口气。


「荒川之主只是不想要好戏这么快结束,大妖的生命漫长又无聊,他只想多个乐子。」声音无波无澜的继续说道。


荒川之主沉默了。


「大天狗并不介意,」荒川之主疑惑的看向大天狗。「他早已决定在今天和茨木童子告白。」


“额。”茨木童子已经彻底的呆了,茫然的发声。


「大天狗觉得呆呆地茨木也很可爱,在他的计划中,如果他告白成功,茨木就会这样看着他,然后他会忍不住的亲吻茨木,享受茨木童子笨拙的回应。」


茨木脸爆红,大天狗也沉默了。


“哈哈哈哈,你以为茨木是小姑娘吗。”荒川之主嘲笑着。


「单身咸鱼的嘲笑让大天狗很难受,这让他有些犹豫。」


“其实挺好的。”荒川之主赶紧补救,以大天狗的性格肯定会报复他。


「但是如果大天狗去告白,茨木童子会答应的。」


大天狗惊喜的看向茨木童子,酒吞童子又炸了。


“不准答应这个狗头!”


「酒吞童子气愤于茨木童子居然会答应这种不走心的告白,在他的幻想中,他和茨木的告白应该在樱花飘落的季节,在满天的花海中他温柔的说出自己的心声。而茨木,会用比崇拜更亮的眼神看着他。」


荒川之主大笑。“酒吞你这么少女啊。”


「荒川之主嘴上嘲笑着酒吞的纯情,但是内心却被他的幻想打动了,因为那种温柔的,小清新的画风就像他的初恋。」


沉默中大天狗轻笑出声。


「大天狗对俩人纯情的幻想嗤之以鼻,他崇尚的恋爱方式是不可描述的,他会温柔的对待茨木,在每个地方做些让俩个人都舒服的事情。」


大天狗咳嗽了一声。


“你个满脑子垃圾的狗以后别想给我看见茨木!”酒吞大吼。


「大天狗不可描述的爱情让酒吞童子脑中充满幻想,他下定决心在今天和茨木童子确认恋人的关系。」


茨木童子窘迫的低着头,谁也不敢看。


「茨木童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,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的心意虽然让他意外却并不会引起他的反感。」


声音说道。


「一切暗流归于平静,大天狗和酒吞童子心里已经有了想法。漫长而无聊的生命会促使他们做出合适的决定。」


   


   


   


我强行3p了!也没有写出修罗场搞笑的感觉。。就是这样。
感谢小天使们的红心评论。。作为个聊天苦手。。我不知道怎么回评论。。但是我都看了很多遍!
最后做为非洲人呐喊一句,产粮玄学都是骗人的!我的狗子酒吞呢!!


原梗出处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081909/

评论
热度 ( 970 )

© 再也不召唤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